这边陆东深厉喝了一嗓子,“小心!”

  所以,没人敢小觑秦苏的能力。再有两方势力就来源于陆起白和陆北深了,陆北深进董事会之前,陆起白背后的支持力量可以跟秦苏、陆振杨相抗衡,陆北深来了之后,吸纳了不少支持的力量,显然是后起之秀。

  陆东深听到这话,也强忍着恶心上前。蒋璃盯着他的背影,暗叹,户外果然是治疗洁癖的最好场所……

  可事到如今再内疚也无济于事了,好在她还跟陆东深在一起,不管人间还是黄泉,他都没松开她的手。

  陆东深看着追踪器沉默了会,然后手指一按,金属扣重新扣好,那追踪器也恰到好处地灭了灯,看来,数据恢复了。他道,“不用毁,继续带着它。”

  三人在崖降之间就已商定,一旦碰到葬棺材的崖洞是要进去看看的。如果秦川人的祖辈真跟春秋秦氏甚至是虢太子有关,那深夜殡葬和洞葬方式就很奇诡,说不准他们会在崖洞里发现什么。退一万步来说,就算一切正常,那他们了解一下秦川人的墓葬习俗也没什么不可,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。三人利用惯性入了崖洞,惊扰了里头的秃鹰,呼啦啦飞出来一群,朝着饶尊的头顶就过来了,饶尊一个迅速躲闪方才避过直撞的可能,踉跄了一下,紧跟着被陆东深一把揪住。

  阮琦在这头气得快吐血,什么人啊?同样的话,饶尊说了没事,她就挨怼。

  除了这几只外,不远处还有一片红,正缓缓地朝这边涌过来。

  饶尊刚要抬头,蒋璃马上道,“别别别,你看着地图答我就行。”

  不开口还好,一开口又灌进来不少风,夹杂着腐腥味,蒋璃赶忙闭嘴,强忍着想呕吐的欲望。

  蒋璃一口没吃,烤完就回那块大石头上坐着了,余毛见状朝着她背影问了句,“素姐姐不饿吗?”

  饶尊毫无知觉,低垂着脸,下巴和肩颈的弧度正好能卡住蒋璃的脑袋。

  陈瑜也喜欢听他这么叫自己,听着也很暖心,但听他这么一解释,心里就犯嘀咕:好好的话就不能好好说啊。

  在秦川,提巫祝比提巫医更会让人重视,虽然说她跟“巫祝”二字压根靠不上关系,在沧陵的时候,她都觉着别人喊她为巫医都是抬举了。秦族长一听这话显然有些激动了,他舔舔唇又搓搓手,想说什么又一时间说不出来。他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几位族老,族老们盯着蒋璃窃窃私语,最年长的那位显然有几分质疑,开口问,“你真是巫祝?”

  躲在棺材后不是长久之计,动了枪,他们就完全处于劣势了,蒋璃压低了嗓音问陆东深,“擒贼先擒王?”

  饶尊起身朝着洞里走去。

  距离很近,所以景泞对那头的讲话内容听得一清二楚。手机那端听着愤怒,但估计碍于身份又不得不压着愤怒,嗓音低而急。景泞是做特助出身的,职业习惯和素养早就练就了她一对灵耳朵和超强记忆力搜索力,这声音隔着电波穿过空气落进她耳朵里,她一下就听出来是谁了。

  景泞回话,“听说,没联系上。”

  追踪器十分精巧,又买通了客栈里的人,这番心思可不简单。

  饶尊其实也知道她是在撒气。在今天烤串的时候饶尊就想到了后果:要么蒋璃拒绝,那说明她事到如今还没走出四年前的阴霾;要么烤完了揍他一顿,但这说明她是终于想通了,然后找个垃圾桶发泄一下。

  “可是,其他棺材为什么这么应付呢?而且还跟这座棺椁放在一起?既然重视,就该单独摆放或入土为安下才对啊。”蒋璃提出了疑问。

  蒋璃把脸扭到一边,脸却悄然红了。

  “他除了这种,还有异常的反应吗?”蒋璃问。

  陆起白阴沉着脸,抿着唇。

  来寂岭途中的这段日子,虽说危险重重,可他脸上的笑容多了,算计少了,活得很像个普通人,自由自在的,如只海东青。

  他们尽量往寂岭南翼靠,这样一来就能瞧个正着。

  阮琦忍不住乐出声。

  蒋璃端起杯子,手持杯盖刮了刮水面,说,“太过保证的话我也不说,前提是,先要见到孩子才行。”

  眼前?

  可一靠前,棺木的盖子猛地被人从里头掀开,一个人影就窜出来。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aynejordan.com

本站宅宅影院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